祖族长¢解家人

你说人心难测,人冷情薄
后来命途萧瑟,陌路相弃
   ——解雨臣,用我一生,换你十年笑靥如花

名著梗题。转载请私信,抱梗留评。

不安:

名著梗题【间歇性整理】


1、荆棘鸟


有一个传说,说的是有那么一只鸟儿,它一生只唱一次,那歌声比世上所有一切生灵的歌声都更加优美动听。


从离开巢窝的那一刻起,它就在寻找着荆棘树,直到如愿以偿,才歇息下来。然后,它把自己的身体扎进最长,最尖的荆棘上,便在那荒蛮的枝条之间放开了歌喉。在奄奄一息的时刻,它超脱了自身的痛苦,而那歌声竟然使云雀和夜莺都黯然失色。


这是一曲无比美好的歌,曲终而命竭。然而,整个世界都在静静地谛听着,上帝也在苍穹中微笑。因为最美好的东西只能用最深痛的巨创来换取……这就是荆棘鸟的传说。


2、茶花女


他们说要为死者哭泣,但却不肯花钱修理坟墓;他们在死者的墓碑上写得悲痛欲绝,却从未流过一滴眼泪,还要来跟他们亲属坟墓的邻居找麻烦。


您信么?先生,我不认识这位小姐,我也不知道她做过些什么事,但是我喜欢她,这个可怜的小姑娘,我关心她,我给她拿来的茶花价格公道,她是我偏爱的死人。


先生,我们这些人没有办法,只能爱死人,因为我们忙得不可开交,几乎没有时间去爱别的东西了。


3、远大前程


——我爱她是违背常理,是妨碍前程,是失去自制,是破灭希望, 是断送幸福,是注定要尝尽一切的沮丧和失望的。可是,一旦爱上了她,我再也不能不爱她。


——她生了一场大病,病好以后,就让整座宅子任其荒废,那光景你也亲眼看见了。她从此以后就没有见过天日。


她身着从不脱掉的白色婚纱礼服,颜色已经泛黄,失去了原有的光泽。昔日的美貌已经荡然无存,只看到一个枯槁得只剩下皮包骨头的蜡人。


她整日足不出户,与寄生在屋里的蜘蛛、蟑螂和老鼠为伴。屋内的时间永远停滞,她对人生美好生活的憧憬也随着时间停止了,她的心和沙提斯庄园一起荒芜,被逼成一个处于疯狂边缘的灵魂扭曲的怪女人。


4、洛丽塔


——洛丽塔,我生命之光,我欲念之火。我的罪恶,我的灵魂。 洛一丽一塔:舌尖向上,分三步,从上颚往下轻轻落在牙齿上。洛。丽。塔。


——人有三样东西是无法隐瞒的,
咳嗽、穷困和爱;
你想隐瞒越欲盖弥彰。
人有三样东西是不该挥霍的,
身体、金钱和爱;
你想挥霍却得不偿失。
人有三样东西是无法挽留的,
时间、生命和爱;
你想挽留却渐行渐远。
人有三样东西是不该回忆的,
灾难、死亡和爱;
你想回忆却苦不堪言。


——我最爱的就是她,可以肯定,就像自己必死一样肯定。昔日的如花妖女,现在只剩下枯叶回乡,苍白,混俗,臃肿,腹中的骨肉是别人的,但我爱她,她可以褪色,可以萎谢,怎样都可以,但我只看她一眼,万般柔情,涌上心头。


每当我追溯自己的青春年华时,那些日子就像是暴风雪之晨的白色雪花一样,被疾风吹得离我而去。


5、了不起的盖兹比


——所有的光鲜靓丽都敌不过时间,并且一去不复返。


当一个人痛苦的时候才会变得才华横溢,当我的生活步入正轨时,我开始跟你一样,像你忘记我那样忘记你,然后忘掉那些痛苦,开始变得平庸可耻。


我不愿这样,也不愿意这样,我无法触及你,你就像盖茨比的梦,璀璨无比,却又触不可及。前方的路上诱惑太多,我没有盖茨比那么了不起,我可能走上其他的路,无法一直追逐你的脚步。


——月光渐渐升高,显得渺小的房屋开始融入这溶溶的月色中去,此时我的眼前逐渐浮现出这座古老的岛屿当年在荷兰航海者眼中的那种妖娆风姿——一个新世界的翠绿 欲滴胸膛。


它那现在不复存在的林木,曾经温馨地煽起人类最后的也是最伟大的梦想;在那短暂的神奇时刻里,人类一定 在这片大陆前屏住了呼吸,情不自禁地耽入到他既不理解也没希冀过的美的享受之中,在历史上最后一次面对面地欣赏着,这一与他的感受惊奇的力量相称的景观。


——世界上只有被追求者和追求者,忙碌者和疲惫者。


他怀着一种创造性的情感将自己全身心地投入到它的中间,不断地为它增添内容,用飘浮到他路上的每一根漂亮羽毛去装扮它。有谁知道在一个人的波诡云谲的心里,能蓄下多少火一样的激情和新鲜的念头。


他是上帝之子,如果这个词还有什么别的含义的话,这里只能用它的本意,他要为天父的事业而献身,服务于这一博大而又粗俗、浮华而又美丽的事业。 


#不安#

【赵云x你】不曾虚情假意

山有扶苏木有枝:





那一夜你下的药药效发作后,你毫不客气地将他压在身下。

俊毅的脸庞有些纠结又有些隐忍,常年握枪的手臂因紧握的拳头而青筋暴露。

明知道他心中并没有你。



第二日清晨,你一改平素温柔可人的样子,以破身为由迫他立下成亲的约定。




某日,你又仗着未婚妻的身份跑到他帐中作威作福,像个登徒子般地想要揭开他的衣裳。



“抱歉,子龙不能接受之前的婚约。”
“请阁下自重。”






你忘记你是如何离开军营的了。只记得一路上的小兵耻笑你厚颜无耻如同娼妓般的作为,只记得他眼底的一抹寒光,还有你转身离开他帐中屏风后的一抹粉色倩影。









没想到来日再见,你已坠入魔道。
对阵的两人一言不发,你看着他身旁的貂蝉,却是连一个苦笑都给不了自己。

两人天衣无缝的搭配差一点收走你的小命,你使出全力才躲开他的长枪。

你站在泉水里,摸着怀中你从他那死缠烂打来的定情信物,眼泪止不住地从眼眶溢出。

她哭起来一定也比自己美吧?
他肯定舍不得她受一点委屈吧?
她的手那么巧应该已经绣好一身动人的嫁衣了吧?




你只希望最后这场战斗不要死在他二人的手下。






后来你的希望也算是实现了。
你方为首的魔物为求胜,不惜牺牲他人为自己补充魔力。
你也难逃厄运。
被吸光魔力后,被随手丢在了草地。






他弃你,在知道了许多事情之后。
知道初见的英雄救美是你买通地痞,
所谓的缠绵相思情意信为他人代笔,
对着貂蝉表面和善背地里给她使绊,
所谓的酒后乱性其实是你自备药引。



他后悔,也在知道了许多事情之后。
比如你就是那个十年如一日在庙中偷偷为他求平安符的人。
比如你为他勤练武艺全身遍伤却毫无文采写不出一封情信。
比如你每一次都偷偷望着貂蝉单独伴他你却从未开口询问。
比如所谓的动情药物只是你错拿的一包普通的阴阳并补药。




娇俏的笑容,撒娇的嗓音,挑逗的言语,不安分的手,不够柔软甚至伤痕累累的身体。
蹩脚的谎言,煮烂了的汤点,偷偷藏起的平安符,偷窥时碰倒的烛台,情动时滚落的眼泪。


以后不会有了。







“睁开眼再看云一次。”
“再看云一眼……”




以一敌百的苍天翔龙此刻抱着不再温热的躯体,抚摸着你系在颈间曾属于他的吊坠,颤抖着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他最后的祈求。

































嘤嘤嘤大中午吃了好多刀片睡不着自己来一发。
芷杞大大的刀片了解一下。

Green_Cat: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这眉眼简直了清秀的不行

摘纪录:

想要战斗就坚定起意志,不想战斗就退出,不要以半吊子的状态糟蹋已经立下的决心。


感谢推荐

思想导读:

“没有人在乎我的需求,


所以我也从来不敢表达我的需求。”


本次内容来自《非暴力沟通》,你是不是也有过不敢麻烦别人,甚至因为自己的需求而感到愧疚的时候呢?希望下面这段文字,能对你有一些帮助。


希望你能学会表达自己的感受,否则你会过得很痛苦。



对于大多数的人来说,个人成长一般会经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情感的奴隶”】


在这个阶段,我们相信自己需要为他人负责——让他人快乐是我们的义务。


如果别人不高兴,我们就会感到不安,觉得自己有责任做点什么。此时,我们特别容易把亲人看作是负担。


显然,这会伤害到彼此的关系。


我常听人这样谈论亲密关系:“我真的害怕与人亲近。每次看到伴侣处于痛苦之中,我就极为沮丧,感到窒息,甚至认为自己是一个囚犯。于是,我就想尽快摆脱这段关系。”


许多人认为,爱情就是牺牲自己来满足爱人的需要。刚谈恋爱时,他们对恋人的关心是自发的。那时,彼此的相处是那么地惬意、融洽和美好。然而,随着关系变得“严肃”,他们开始认为自己有责任让情人过得开心。


于是,爱情开始沉重起来。一旦面临这样的情形,我就会承认:“在恋爱中,我无法忍受丧失独立性。如果恋人过得很糟糕,我就会认为自己做得不够。我可能会由于不堪重负而提出分手。”


然而,如果意识不到感受的根源在于自身,我可能就会指责恋人:你太依赖我了,我能力有限,我们分手吧!”


此时,如果我的朋友能够倾听我的痛苦,她也许会说:“你认为你必须照顾好我。这让你觉得自己失去了自由,是吗。”如果她反过来指责我:“我的要求过分了吗。”那么,我们的关系很可能就会陷入僵局,甚至难以为继。




【第二阶段:“面目可憎”】


在这个阶段,我们发现,为他人的情绪负责,牺牲自己迎合他人,代价实在很大。想到日子过得这么憋屈,我们可能会很恼怒。


此时,如果遭遇他人的痛苦,我们可能就会无动于衷:“这是你自己的问题!和我有什么关系?!”


虽然不再愿意为他人负责,但我们还心存疑虑。因此,我们的态度也就显得生硬。


有一次,一位女士在研讨班的休息时间兴奋地说,她很局兴认识到自己也曾是“情感的奴隶”。研讨班重新开始后,我建议大家做一个活动。这位女士坚决地说:“我想做点别的。”我意识到,她在捍卫她选择的自由——即使她的选择会与其他人的需要相冲突。于是,我就问她:“你想做点别的,即使那会与我的需要相冲突?°她想了想,然后结结巴巴地说:“是……嗯……不是。”她的困惑反映了表达自己的需要只是个人成长的一个阶段。


这里,我想讲讲我女儿玛拉的经历。她以前是个“有礼貌的小女孩”,对别人的要求,总是百依百顺。她习惯于委屈自己来迎合他人。


注意到这个情况后,我想鼓励她大胆地说出心里话。当我告诉她我的看法,她哭了。她很无奈地说:“但是,爸爸,我不想让任何人失望!”


我回答说,真诚待人比委曲求全更为可贵。如果别人感到不安,我们可以认真地倾听,但无须责备自己。不久以后,我就发现玛拉有了变化。


有一次,她学校的校长打电话给我。他告诉我,他在学校和玛拉说“校内不能穿牛仔裤”,玛拉没好气地回答“见鬼去吧你”。


我很高兴,玛拉终于能够说出心里话。当然,她还要学着尊重他人的需要——我相信,这只是时间问题。




【第三阶段:“生活的主人”】


在这个阶段,我们乐于互助。我们帮助他人,是出于爱,而不是出于恐惧、内疚或惭愧。那是自由而快乐的行为。此时,我们意识到,虽然我们对自己的意愿、感受和行动负有完全的责任,但无法为他人负责。


我们还发现,人与人相互依存,损人无法真正利己。非暴力沟通正是想帮助我们既表达自己,又关心他人。




社会文化并不鼓励我们表达个人需要。对于妇女来说,尤其如此。


长期以来,妇女的形象和自我牺牲联系在一起。一旦把照顾他人当作最高职责,她们也就会倾向于忽视个人的需要。在一次研讨班中,我们就社会文化对妇女的影响展开了讨论。在社会文化的影响下,许多妇女在表达请求时感到别扭,好像做错了什么。


例如,她可能不会说:“我今天累坏了,晚上想休息。”相反,她的话听起来也许就像是辩护词:“你知道我一整天都没歇过,我熨了所有的衬衣,把这周的脏衣服都洗了,准备了午餐和晚餐,还出去买了东西……你是否可以……?”“不!”她委婉的请求非但没有被接受,反而马上被拒绝了。她试图证明她应当获得某种权利。


然而,对方的拒绝似乎再次表明她的需要微不足道。如果我们不看重自己的需要,别人可能也不会。实际上,如果直接说出需要,获得积极回应的可能性就会增加。




在另一次研讨班中,一些女士谈到对表达个人需要的畏惧:


我母亲参加了那次研讨班。她突然站了起来,离开了房间,很久都没有回来。回来时,她脸色很苍白。我问道:"妈妈,你还好吗?”“还好她回答说,“刚才想起了一件事情,心里极为难受。”“什么事情?”“36年来,我一直在生你父亲的气,我认为他不在乎我的感受。我终于意识到,我从没有和他说我想要什么。”是的。在我的记忆中,她总是委婉地表达自己,而不直接说她需要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呢?她回忆说,小时候家里极为贫困,只要她想拥有一点东西,哥哥和姐姐就会教训她:“你知道家里很穷,怎么还这么贪心!你以为家里就你一个人?”


于是,她也就不敢说她需要什么。有一次,她妹妹在阑尾手术后得到了一个漂亮的小钱包。妈妈那时14岁。她是多么想要那样一个装饰有小子的钱包啊!但她不敢说。接下来发生什么呢?她假装病痛,并一直隐瞒家人。


家里人带她去看了几个医生。医生无法作出诊断,于是就决定做手术检查。对妈妈来说,这太冒险了。不过,她最后如愿以偿,得到了一个一模一样的小钱包。收到礼物的喜悦让她暂时忘记了手术后身体的痛苦。


接着,有两个护士走进了病房,其中一个把温度计放在她的嘴里。妈妈这时把钱包递给另一个护士看。护士很惊讶,说道:“哦。给我的?为什么?谢谢!”她收下了钱包!妈妈不知所措,她不知道该怎么告诉那位护士:“我不是这个意思,请把钱包还给我。”


这个不幸的故事告诉我们,一个人如果无法说出自己的需要,会是多么的痛苦!

  

悖悖论:

也许你的恐惧症就是前世杀死你的东西

醒醒。